可现情况是那两人都不主宾席上

作者: admin 分类: 腾讯分分彩娱乐 发布时间: 2018-09-14 10:02
陈安修章时年家里试衣服时候,就不停问,“你觉得我近胖了没有,特别是腰这里。”
 
     章时年耐着性子第六次回答他,“没胖,好像还瘦了点。”
 
     陈安修大大松口气,“那就好。对了,你真要跟着我去参加蒋轩和梅子婚礼?人家好像没请你。”
 
     章时年帮他整整衣领,“请柬上没规定不可以带家属吧?”顺便去看看陆江远想干什么、
 
     陈安修捏他下巴坏笑说,“你要承认是我老婆,这件事也不是不能考虑。”
 
     章时年回答是直接把他扔床上,自己压上去。
 
     “章时年,我衣服……”
 
     “橱子里还有很多……”
 
     蒋轩和林梅子婚礼那天正好是周六,吨吨家也没事,陈安修就带着一起过去了,同行还有章时年,一家三口全是笔挺西装,连吨吨也不例外,章时年香港带他出席宴会时候准备了不少正装,陈安修这还是第一次见吨吨穿。一身精工细作三件套让吨吨穿帅气又可爱。
 
     “儿子,你今天好帅。”
 
     “爸爸,你今天也很帅。”
 
     “儿子,你今天真有精神。”
 
     “爸爸,你精神。”
 
     章时年受不了这一大一小互相吹捧,好住所离着君雅酒店不远,没等到这父子俩吹嘘到第十七遍,酒店就到了,酒店直达会议厅入口处摆放着百合花花门,上面挂着蒋轩先生和林梅子小姐婚庆典礼横幅。
 
     会议厅三楼,会场外侧设置了一个长台子,那里是收礼金地方,顺便也发放回礼,长台后面两男两女,这四个人中,陈安修只认识一个,就是上次蒋轩房聚会时来高中同学吕杰。
 
     “安修过来了?”吕杰老远就打着招呼。
 
     “是啊,忙着呢?今天人挺多。”
 
     吕杰笑说,“难免,蒋叔叔朋友,同事,还有蒋轩和梅子好多朋友都过来了。”蒋家事情网上传那么厉害,很多人都知道了,但看着蒋家一点事都没有,加佩服这家根基之深。
 
     陆续有人过来放礼金,陈安修也没多寒暄,把他和章时年份子钱登记上,礼金簿展开这一页里,他们钱是多,所有来宾里面占到什么位置,他就不知道了。交上了一大笔礼金,收了两份回礼。
 
     吕杰似乎对这两人关系充满了好奇,但只是多看了两眼,也没问。
 
     他们来婚礼现场非常宽敞,布置也浪漫而典雅,白色玫瑰花廊从门口一直延伸到台子上,会场一角还有专门乐队演奏,陈安修他们来不算早,也不算很晚,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了,有些是高中同学,见到陈安修就拉着过去说话了。
 
     老同学久未见面,聊得大多是近些年发展和工作情况,结了婚还顺带说说自己家庭。
 
     其他人聊天时候,何文杰就拉着陈安修袖子说,“安修,你这身衣服看着真不错,哪里买?改天我也去买一套。”
 
     这衣服是章时年买,陈安修还不知道,这时就听旁边一个识货女同学说,“如果我没看错,这个是当季品吧?”她说出了一个牌子名字,有人小小吸口气。
 
     何文杰心直口地说,“不是吧,这个不会是高仿吧?”
 
99<>
 
    何文杰这话一出周围一片鄙视目光投过来,管有人心里也这么想,但何文杰这么说话怎么让人下台。
 
     “我不是那个意思啊,安修,你别多想,我就是觉得这种大牌子衣服吧,看看还好,但是真要买话太烧钱了,还不如买件高仿质量差不多价钱可就便宜多了。”
 
     陈安修知道何文杰脾气从同学时期就这样人不坏,但有时候脱线太厉害,说话经常不过大脑,他实没什么可生气,“这还没结婚呢,就这么会过日子了。”
 
     别人给了台阶,何文杰当然顺着下,笑说,“拿死工资人没办法,将来还要养老婆,孩子,现物价这么贵,不都得事事提前打算嘛。”
 
     陈安修没有直接回答关于那个高仿话,但这从容不迫态度已经很说明问题了,根本没有必要论证一个事情,争辩太多反而掉价。周围同学也觉察到这一点,心想这人也没大家想象中过得那么不如意啊,挺大气。
 
     何文杰这人常常因为这张嘴得罪人,难得今天陈安修不意,他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又分享秘密一样对众人说,“你们猜,我刚才遇到谁了?”
 
     大家都摇头说不知道。
 
     “明晓静啊,你们还记得不?”
 
     这个人陈安修有印象,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算不上漂亮也不能说丑,学习成绩一般,班上也不活跃,她之所以被人注意到只有两点,一个是会绣花,二是她有个很有背景爸爸,他们高中那会,十字绣刚刚流行起来,班上很多女生喜欢这个,老师管得严,她们就没事偷偷拉两针,但明晓静不是绣这个,她是真绣花,普通布料上,描花样,她有段时间坐陈安修前排,陈安修见过她绣东西,绣地真是很不错,但两人一直都不怎么熟悉,高三结束后明晓静就出国了。她爸爸是部队里高官,班上很多人都知道。
 
     旁边有人问,“你怎么会遇上她?她现怎么样啊?”
 
     何文杰说,“变化挺大,感觉比以前漂亮不少,人也大方了,听她说,近订婚了,这次是和未婚夫过来摆几桌酒席答谢一些朋友。”
 
     “人家就和咱们不是一个阶层。以后估计也没什么走动了。”
 
     以前都是同学,彼此之间界限还不明显,但一旦走上社会,很多区别就显现出来了,际遇相似人容易走到一起,形成一个来往比较频繁圈子,像明晓静他们,像蒋轩林梅子和和何文杰他们,陈安修这样,大概不属于任何一个圈子。
 
     同学聚一起,难免要说起以前同学,有羡慕,有感叹,有可惜,陈安修跟着听了一会,看着人来差不多了,就回到章时年和吨吨身边去了,还没正式开席,桌子上盘里放了不少干果,点心和喜糖。
 
     他们不是亲属和贵宾,也就无所谓座次,随便找了张不算靠前桌子坐下,明明这一桌不算偏僻,但过来人一直不多,往往人走近点,看看章时年,转身就走人,要不客气笑笑转身继续走人。
 
     陈安修给吨吨扒开心果吃,注意到这一奇怪现象就问,“章先生,你身上是不是带刺儿了?怎么别人一看到你,就不坐了?”
 
     章时年勾勾手指。
 
     陈安修歪过耳朵去,就听他低声说,“人少了,你和吨吨待会可以多吃点。”
 
     陈安修顿时觉得眼前一阵发黑,“信你才有鬼。”明明是自己不想和人同席,隔着八丈远就能感觉到那种强大冷淡气场,还好意思找借口。
 
     婚礼是十二点准时开始,林梅子一身雪白婚纱,由她姑父牵着走上红毯,交换戒指,支持人引导着回忆甜蜜恋爱经历,与此同时大屏幕上还展示了两人过往很多亲密照片,有一些明显可以看出是大学校园里,很青涩,很美好。
 
     主持人用煽情而概叹语气解说,“看今天这对人,他们从十八岁就相爱,到今天,他们已经一起走过了整整十年时间,他们用自己亲身经历又一次告诉了我们,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坚守……”
 
     章时年桌下握住陈安修手。
 
     照片一张张回放,陈安修也好像看到了那些时光,没有他,只属于蒋轩和林梅子日子,“他们看起来很登对,不是吗?他们有这么多共同美好回忆,他们才是应该一起。”十八岁以后林梅子从来不属于陈安修,以前是他看不明白。
 
     章时年轻声说,“我们以后也有。”
 
     “恩。”陈安修回握着他手,过去已经过去了,他未来是和这个人一起。
 
     他俩这动作也瞒不住吨吨眼睛,吨吨想了想,也把自己小手塞进陈安修手里,让他握着。
 
     因为他这动作,陈安修刚酝酿一点情绪瞬间灰飞烟灭,他忍笑低头,一家人手牵手,他们到底是来干什么呢?
 
     接下来是家长发言,没什么意外是蒋伟明,他看起来精神很不错,热情洋溢地表达了对两位人喜爱和祝福,后面香槟台,切蛋糕等环节也一个没落下,等走完这些,菜终于陆陆续续上齐了。
 
     刚开始陈安修还没太注意,直到人敬酒环节时候,他才发现,林梅子姑姑一家人竟然不是坐主宾席上,其他地方不清楚,但绿岛这边习俗是主宾席坐男女双方父母和重要贵宾,梅子父母不,这个位置就该是他姑姑姑父,可现情况是那两人都不主宾席上。主宾席上是蒋轩父母还有一些领导模样人,还有好几个空位置。
 
     林梅子姑姑和姑父仅仅坐第三顺位席上。
 
     林淑方一抬头和陈安修目光对个正着,她眼神有点不自,很低下了头。
 
     酒席就行了大半个小时时候,蒋伟明接了个电话,匆匆出去,不一会,他就亲自引着两男一女进来,众人看蒋伟明那恭敬态度,就知道那三人来头不小,陈安修好奇地看过去,其中有一个,他竟然认识,上次北京让他搭便车那个人,小舅那个同学。
 
     陈安修这张桌实太显眼,陆江远一进门看到他们了。
 
     “陆先生,上座请吧。”蒋伟明不知道陆江远为什么突然停住脚步。
 
     “不用了,我就到那边坐坐吧。”陆江远伸手一指陈安修他们所那桌。
 
     陈安修看着向他们走来人,问旁边章时年,“你和他们很熟吗?”空桌也不是只有他们这一张啊。
 
     章时年很肯定地吐出两个字,“不熟。”
 
     拜章时年所赐,他们三个人霸占着一整张桌子,本来就有点打眼了,现又来这么一处,整个宴会厅没有看别人了。蒋伟明今天一直忙着招待各位到场上级领导,也是到现才看到章时年,他心里虽然对章时年有猜疑,但没有证据,章时年身份又摆这里,他不得不笑着上前打招呼,“章先生真是请都请不来贵客,章先生和陆先生都到上面去坐吧。”
 
     陈安修那些同学原本就对和陈安修同来这个男人有些好奇,现一看蒋伟明态度,加好奇了,市公安局长还要陪笑脸,到底是什么人物啊?陈安修什么时候有了个这么有能耐朋友啊?
 
     “不用这么客气,蒋局长,这里就挺好,不用再换了。”
 
     陈安修原本以为来人是对着章时年来,总不能是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