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比蒋轩冷静她比蒋轩冷静

作者: admin 分类: 腾讯分分彩娱乐 发布时间: 2018-09-14 10:01
陆碧婷道声晚安,起身离开。
 
     陆江扶着额头到窗边坐了一会,这里是那人故乡呢,窗前这条路,这片海,也许那人曾经无数次路过,也许还曾经驻足停留过,三十年了,对于这个城市,无数次过而不入,三十年太长,他们之间已经没有多少东西可以回忆了,也没有什么牵连可以让他们坐下来,哪怕是相安无事地喝杯下午茶。
 
     又一年中秋节到了,陈安修想起去年中秋,他刚从君雅辞职不久,还山下四处奔波找工作呢,今年虽然也发生了很多事情,但相比去年那段茫然无措阶段,现还是好很多,家里人都平平安安,他和章时年关系也日益稳定。
 
     “安修,这个怎么样?”章时年手里拿着一个包装精美礼盒问陈安修。
 
     “不用买了,上次你送我爸爸那两棵金桂,他已经很喜欢了,宝贝一样,逮谁跟谁夸,我爸爸就喜欢个花草,其他,他不是很意了。”
 
     “毕竟是中秋节,我总不能空手上门吧?”
 
     “手里这些已经够多了,我们家没那么多讲究。就是一家人吃个饭。”难得妈妈主动提起,说章时年如果中秋不回家话,就过来一起。中秋团圆饭和其他时候意义总是不大一样。
 
     陈妈妈提前中秋东西都准备好了,陈安修也和章时年说定了时间,但人算不如天算,今年陈安修家堂弟陈天意从武汉回来过中秋,同来还有一个他女同学,电话里说是同学,其实大概就是女朋友了,女朋友来了肯定要给全家人看看,陈奶奶就说,今年中秋全家一起吃个饭。
 
     陈天意是陈安修三叔陈建浩独子,今年二十二岁,武汉一所大学里读大四了,这次回家除了过中秋之外,也是要绿岛市找家公司实习。
 
     中秋那天,陈家人来很齐全,除了广州小儿子,其他三家都到了,席面照例是摆陈建浩家,陈妈妈早先过去帮着做了好些菜,陈爸爸和陈天雨也过去了,陈安修没去,他留家里和章时年,还有吨吨一起过。他和章时年这样关系,自己家里人能同意已经很不错了,也不能强求其他人都待见。
 
     “这样挺好,我们一家人中秋呢。”章时年从背后抱住陈安修,有没有其他人,他不意,有怀里这个人还有他们孩子就足够了。
 
     陈安修他怀里转个身,“也是,咱们自己过。”眼角余光看到坐窗前玩拼图吨吨,看着倒是一本正经样子,但五根短短指头捂眼睛上,一根根叉开那么远,糊弄谁呢。
 
     陈安修对着章时年努努嘴,冷不防从口袋里摸出一颗小枣子,对着吨吨脑门就砸了过去,一边砸还一边小声嘀咕,“让你偷看。”
 
     吨吨早看到那颗枣子过来了,一弯腰就躲过去了,陈安修又砸,他又躲,父子两个玩得不亦乐乎,连刚才仅有那点伤感气氛都冲散了。
 
     陈安修砸地倒是轻松自,可怜吨吨上蹿下跳累得直喘气,他不得不和章时年求教,“大爸爸,你把爸爸抱住,我过去把他口袋里枣子都抢过来。”
 
     陈天雨推门进来,看到就是这样一副景象,那个男人揽着他大哥腰抱怀里,吨吨趴大哥身上,又笑又闹,三个人笑都很开心,这样看上去,真像一家人。
 
     “叔叔?”吨吨面朝门口,先看到人。
 
     “望望,你怎么回来了?吃完饭了?”陈安修暗暗掰开章时年手。
 
     “我回来拿点东西,马上就走。”吃饭时候他担心大哥家里会不会不开心,特意找个借口跑回来一趟,看来真是自己多想了。
 
     陈天雨回屋了一趟,出来两手空空,陈安修也不知道他拿了什么东西,“望望,你别喝太多酒啊,劝着爸爸也别喝太多。”
 
     陈天雨看着并不是很想搭理他,但出门时候,还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一声,“知道了。”
 
     陈安修心想,果然望望还是不能接受啊。
 
     即使只有三个人,陈安修还是把这顿饭还是做得很丰盛,有荤有素,有月饼还有汤圆,饭后,三个人正吃剥石榴吃时候,陈爸爸,陈妈妈还有天雨就回来了,今晚天雨家,陈安修就和章时年去建材店睡。
 
     这天晚上,章时年留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每次都这样,弄得我自己都不相信了,卡死了刚才,现终于好了。
 
     好短小,主要是因为我卡肉了。卡了半晚上肉,还是没写出来。
 
98
 
    季陆两家虽然算不上世交但同一个圈子里低头不见抬头见彼此之间又惯会做表面功夫所以总起来说关系还是不错,相互之间也常有走动因此这次陆江远来绿岛,又和君雅有合作关系,章时年于情于理都是要去上门拜访一下。
 
     陆江远亲自过来开门“原来是你,真是稀客里面坐吧。”
 
     章时年看他一身休闲打扮像是要外出样子就问了一句,“陆先生,这是要出门吗?”
 
     “本来想到下面走走。”陆江远手里外套放下,到吧台那里倒了两杯红酒过来,“刚带回来当季酒。”
 
     说到这个,章时年倒是想起来,陆江远这人喜欢红酒,法国波尔多地区拥有一家世界顶级葡萄酒庄,据说他本人与一些知名葡萄酒庄园主人私交也不错,这些年红酒大热,陆江远光这一项就赚进不少,别说那些为了得到顶级好酒,自己找上门名流权贵,怎么看都是笔名利双收好买卖。他知道陆江远还给家里老爷子送过几瓶上好红酒,只不过老爷子并不好这一口,倒是便宜了君毅君恒几个小辈。
 
     要说起来,季陆两家关系虽然还过得去,但章时年和陆江远却没什么私下交情,两人相差十一岁,章时年出生那会,陆江远都是能记住事年纪了,他还记得跟着家里人去喝过章时年满月酒,还抱过那个襁褓里小婴儿,之后又见过几次,也是小娃娃样子,再到后来,人出国了,他就没这么见过了,因为这些印象太深刻,所以一直以来,他实很难将章时年看做自己同辈人。
 
     “听说今年大多数时候都国内。”
 
     “是啊,这些年国内市场发展也不错……”
 
     两人管不怎么熟悉,但都是各种场面上滚打多年人,绝对不会出现冷场尴尬情形,不涉及私事,说到生意投资方面,两人倒也有很多可以交流,很多观点上也颇有相近地方。
 
     说到两家正谈判管理合作案,陆江远话锋一转,“婷婷明年毕业,我打算把齐钢下面涉及餐饮和酒店方面交给她来打理,你觉得怎么样?”
 
     章时年不动声色笑说,“陆先生目光高远,看重人想必是不会错,陆小姐聪慧大方,又是斯坦福商学院高材生。”
 
     陆江远看他,“所谓高材生也只能证明学业好,商场上她还是个手,有很多需要学习地方。”
 
     “陆小姐有您这位叔叔从旁指点,我想她一定会做得很出色。”
 
     “我酒店管理方面并无经验,要不然也不会这次和君雅之间管理委托案了。我想婷婷需要一个专业老师带她入门才行。”陆江远话里意思已经很明显。
 
     “君雅虽然是章氏旗下品牌,可我一向并不太干涉酒店具体运营,君雅成功得益于它有一批很优秀职业经理人,如果陆小姐同意话,我倒是愿意给她推荐几个。”章时年话说得滴水不漏,既明确地表示了拒绝,又不会太驳了陆江远面子。
 
     话说到这个份上,陆江远索性把话说白了,“你真对婷婷一点意思都没有?”这里没有旁人,他也不担心章时年这人会出去乱传闲话。
 
     “陆小姐很优秀,但可惜我已经有了恋人,我们现关系很稳定,我想以后也是。”
 
     “她比婷婷条件好?”不是陆江远偏袒自己家侄女,但他自问比婷婷条件好女孩也没有多少。
 
     “他我心里是好。”就算别人再好,也不是他安修。
 
     看他这坦诚无畏样子,陆江远眼底隐隐浮出了一丝讽刺,“想不到你这个年纪,还相信爱情这种东西。”
 
     “是不是相信爱情无所谓,但我相信他就够了。”
 
     相信?这种莫名自信让人看着还真是碍眼。信任这种东西听起来比爱情还不靠谱。
 
     章时年从陆江远那里出来时候,走廊里正好遇到外出归来陆碧婷,“陆小姐。”
 
     陆碧婷眼中有明显愉悦神采,“章先生怎么有空过来了?”
 
     “刚刚过来拜访陆先生。”
 
     “哦,原来是来找我叔叔。”陆碧婷心里有些失望,但她并没有表现太过,很笑道,“上次美国一别,很久没见章先生了,下去一起喝杯咖啡怎么样,听说君雅咖啡和甜点很不错。”
 
     章时年对陆碧婷印象还停留沉静大方表面上,再深入也不知道了,他没很明确地感觉出陆碧婷对他有其他想法,可陆江远刚才态度,分明就是想撮合,“陆小姐咖啡本来是不该推辞,不过已经和家里人说好了,晚上会回去吃饭,回去晚了,我怕他担心。”
 
     陆碧婷抬头笑了笑,但如果仔细看话,就会发现她笑容有一点不自然,章时年这是告诉她已经有女朋友了吗?“原来这样。”
 
     “下次吧,下次陆小姐有空,我请你。”
 
     陆碧婷哪里听不出这是章时年一句场面客套话,但她只能答应着,“好,那我们下次再约。”
 
     章时年笑着点点头,陆碧婷微微侧身,两人擦肩而过。
 
     陆碧婷进屋时候,陆江远说,“章时年刚走。”
 
     陆碧婷把手提包放玄关旁架子上,“我见到他了。”
 
     “他和你说什么了?”
 
     陆碧婷笑说,“没说什么。就是闲聊了两句。”
 
     陆江远看她那神色,可不像是没说什么,
 
     网络上关于绿岛市公安局长讨论帖子热度不减,之后还有自称是蒋瑶同学人发帖子,描述她以前大学里生活多么奢侈,随便捡起一件衣服就大几千,逛街只进高档商场之类,还有网友陆续爆料,蒋家什么什么地方有几套房,家里还有商铺等等,还有神通广大把蒋轩和林梅子那套婚房都扒出来了,虽然没贴出这套房子具体售价,但爆料者却把这附近地段每平方米底价放了上来,再看看这房子面积,即使没学过数学人拿着计算器应该也能算出这套房子低价格。随着爆料越来越多,网上一片哗然,要求查清这位局长经济来源呼声也越来越高。
 
     蒋伟明一个中秋假期都没闲着,带着蒋轩四处跑关系,找门路,光省城就去了四五次,可事情就像他想那样,锦上添花多,雪中送炭少,这种关头上没几个人会以身犯险,担心没把别人捞出来,自己先掉进去了,有那么几个和蒋伟明关系牢靠,倒是愿意帮忙了,但是眼下情况他们又帮不上什么忙。他们给蒋伟明分析,他家可能惹上什么人了,事情来得太蹊跷,发展势头又太过猛烈,等蒋家反应过来,事情发展已经不可控制范围之内了。
 
     蒋伟明从政这么多年,这点政治敏锐度还是有,但他是搞刑侦出身,这次真是一点证据都没找到,事情发展看似合理,想想里面又掺杂了太多巧合成份。
 
     蒋家一片愁云惨淡,范琳这会话也不敢高声说了,至于她那个惹事女儿是提都不敢提。
 
     一直话不多林梅子这时却开口了,她隐晦提醒,“事情是从瑶瑶开始,会不会这段时间瑶瑶惹到什么人?”她也不敢确定事情就是章时年做,但以章时年对安修维护,那个人应该不会就这么放过蒋瑶。
 
     “梅子,瑶瑶没惹你吧,她可是拿你当亲姐姐,你……”范琳话蒋伟明一个严厉眼神下被制止,他则开口说,“梅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也没什么证据,不过我感觉这件事一开始是冲着瑶瑶来,所以才这么猜测。”
 
     蒋瑶近这段时间惹到什么人了?蒋家人知道就两个,一个是王斌,一个是陈安修,王斌没这本事,他多里面充当跳梁小丑角色,推波助澜,陈安修也没有这能力,但他身后章时年有。想起对朱副书记赶杀绝,蒋伟明心里打个寒颤,“章时年和陈安修到底分开没有?”
 
     林梅子看看蒋轩,蒋轩说,“上次打电话给安修帮忙时候还没有,梅子亲耳听到他承认,安修是他爱人。”
 
     蒋伟明略显肥胖身体后仰椅背上,抹了一把脸说,“如果真是章时年做,那咱家这道坎难过了。”
 
     蒋轩说,“安修不是这种人,就算瑶瑶对不起他,他不至于让章时年这么做。我,梅子和他这么多年朋友,他不可能做到这种地步。我去问问安修,绝对不可能是他让章时年这么做。”
 
     林梅子拉住情绪激动蒋轩,这件事情上,她比蒋轩冷静,也比蒋轩看得透,“这些事情都是我们家猜,你怎么去问安修?再说就算是真,这件事也不是安修想不想,是章时年想不想这么做。只要他不放弃,咱们躲得了这次,躲得了下次吗?”
 
     蒋伟明对这个儿媳妇赞赏点点头,果然他没看走眼,这个儿媳妇别看话不多,但说起话来句句点子上,这点比起遇事冲动蒋轩和从来不用大脑蒋瑶实是好多了。“梅子,你认为我们现该怎么办?”
 
     “我听说陆副书记有个亲戚近来了绿岛市,那人是北京陆家,论家庭背景,比起季家也不差多少,您和陆副书记关系不是一向还不错吗?能不能通过他引见一下?”
 
     江轩忍不住问道,“可就算那个人是京城陆家,他凭什么会帮咱们。”
 
     林梅子转头看她,心里也没抱多少希望,“现也没其他办法不是吗?”
 
     蒋伟明现也基本处于一种病急乱投医状态,“我去试试看。”
 
     陆维均听完蒋伟明话有点为难,他知道陆江远一向不愿意多管闲事,何况这种事情对陆家而言,一点好处都没有,蒋伟明与陆江远又是八竿子挨不到一处人,但他明白蒋伟明此时处境,也有点同情他,蒋伟明这人一向还算小心谨慎,如果不出这档子事,过几年,他就该安安稳稳退休,安享晚年了。
 
     “好吧,老蒋,我帮你引见,但是我不敢保证他能帮忙。”
 
     “陆副市长说哪里话,能帮到这种程度,我已经感激不了。”
 
     事实就是陆江远确实对这件事不感兴趣,连带着对陆维均把人带来也有点不高兴,但他没表现太明显,勉强听蒋伟明把事情讲完,他已经准备送客了,反倒是陆碧婷多问了一句,“蒋小姐以前衡泰石油工作?”
 
     “那里做过一段时间前台。”
 
     把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