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喜欢天天待医院这种地方

作者: admin 分类: 腾讯分分彩官网 发布时间: 2018-09-14 10:00
这么几天,公司就闹出这么大八卦作为当事人之一暧昧对象很多人对老板回归充满了前所未有期待明面上工作不敢耽误私底下一个个耳朵恨不得有兔子那么长直接伸到老板办公室门口去。
 
     章时年也没辜负一众人期待还没进办公室呢就对于亚青交待说“陈助理把家里钥匙落办公桌抽屉里了,你帮着找一找晚上我带回去。”他知道安修有办公抽屉里放备用钥匙习惯。
 
     “好董事长,我马上就去。”于亚青努力控制着自己熊熊八卦之心,因为心情太过激动,连走路都不像以前那样四平八稳了,她满脑子都回荡着,家里钥匙,晚上带回去,这是真住一起了吗?传言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近似于事实确认。
 
     于亚青陈安修办公桌第一层抽屉里果然找到一小串钥匙,去交给章时年时候,短短一分钟路程,她做了三次深呼吸,后还是没忍住,用一种下属和上司闲聊口气说了一句,“董事长如果忙话,下班后,我也可以跑一趟给陈助理送过去。”
 
     章时年看文件同时,很自然地说,“谢谢于秘书,不过不用了,安修今天不家,我想我今晚需要用这一把开门。”
 
     这是亲口承认了吗?于亚青出门时候,都感觉自己是用飘。于是还不到下班时间,绿岛君恒所有人都知道了,老板和陈助理真是一对儿啊,老板亲口承认住一起了。这消息太有震撼性了,这个事实一出来,瞬间把那个来历不明昙花一现八卦压下去不少。
 
     陈家这两天电话格外多,七大姑八大姨,打听,确认,劝说,还有委婉提出让他去看看心理医生,反正没有个支持,只有还读高二小堂妹陈天蓝电话里说了句,“二哥,你好帅啊。”陈安修暂且把她划入支持阵营。
 
     陈天晴收到消息比较晚,等她知道时候,第一轮电话轰炸已经接近尾声了,她电话里说,“大哥,只要你想好了,我就站你这边。外面闲言碎语就由着他们说吧。等他们说烦了,就不说了。”她观点某种程度上和陈妈妈有着惊人一致,不愧是母女。
 
     不管外面已经穿成什么样子了,但家里人站身边,陈安修已经没有别奢求了,只有望望,似乎很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现连他电话都不接了。
 
     又一次拨打被切断,陈安修想也许真是他太心急了,应该给望望一段适应时间,望望多厌恶这种事情,他是清楚。
 
     小饭馆里生意十一来过一次小高峰,之后就一日日冷清下来。不过现大伙也没闲着,把主要精力放制作各种卤味上,小饭馆卤味味道好,又干净,之前市区拓展了不少生意,陈安修近又定了一台真空包装机,经过真空包装卤味保存时间长,还能放淘宝店里售卖,有了之前信誉积累,卤味买也不错。
 
     温凯还给他出了个主意,还有四个多月就是农历年了,可以提前准备做些干货和卤味礼盒,过年访亲走友都少不得赠送些礼品,生意应该不错,他考虑了两天也觉得这个主意很好,就到各个商场里转了转,又去温凯家包装公司走了一趟,看了看各式礼盒。
 
     与此同时,章时年也没闲着,陈安修去医院第二天,章时年也去了,他是带着于亚青去。
 
     与前一天相比,病房里就少了蒋轩,据说是局里有案子回去忙了,病房里就三个女人,范琳,蒋瑶还有林梅子。
 
     蒋瑶一看章时年亲自来了,当时就愣那里了,也不知道是惊还是喜。
 
     范琳也对这个衣着体面,气势不凡男人充满了疑惑,于亚青主动介绍说,“这是我们泰恒董事长,章时年,章先生,昨天刚从香港回来,听说蒋小姐受伤了,今天是特意过来探望。”
 
     蒋瑶和范琳都有些受宠若惊,特别是范琳,又是让座,又是泡茶,还让林梅子去洗水果,态度和善地不得了,比起之前对待陈安修,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那眼神估计对待准女婿也就这样了。趁着床头那里倒水功夫,还递给蒋瑶一个满意眼神,这个动作背对着章时年,但于亚青看到了,可把她恶心坏了,早饭喝那半杯豆浆都胃里翻滚。
 
     “董事长,你能来,真是太谢谢了。”蒋瑶心里隐隐升起了一丝希望,不过过程怎么样,但章时年这次注意到她了,这就是一个好开始啊。自从陈安修来过之后,她被他哥哥和爸爸臭骂地不行。
 
     “听说是被人伤得很重,你身体好点了吗?”章时年温柔态度无懈可击。
 
     蒋瑶脸色微微发红,范琳抢着代她说,“章先生,这个真是一言难,那么一个大男人对这么一个小姑娘下这么重手,真是没教养,瑶瑶这身体一时半会是不能出院了。不知道要调养多久才能康复呢。”
 
     章时年眼角微微泛冷,“既然这样,蒋小姐,该好好休息,住院费用方面大可不必担心,公司这边一力承担。”
 
     范琳满面笑容说,“这怎么好意思,太麻烦章先生了。”她看来,这不仅是一笔钱问题,还表现出了一种态度,这人对他家瑶瑶要是很重视。
 
     “蒋夫人不必客气。”
 
     于亚青也适时说,“我们董事长已经为蒋小姐预付了半年住院费用,还特意为蒋小姐从外地请了四位专业护工,她们将会日夜轮流照顾蒋小姐,不离蒋小姐片刻,直到蒋小姐身体康复,顺利出院。”
 
     半年住院费,是不是有点多了?这是范琳第一个想法。
 
     蒋瑶和林梅子关注点则放随之进来那四个护工身上,四个全是女人,并不像一般护工那么身体强壮,但各个都精神奕奕。
 
     于亚青又说,“董事长特意请来这四位护工,不仅专业护理能力一流,而且还各个身手不凡,为避免蒋小姐休养期间再次受到伤害,她们也会外出期间随身保护蒋小姐安全,还希望蒋小姐能配合他们工作,不要辜负董事长一番苦心和好意。工资方面,蒋夫人和小姐也不用担心,公司方面会承担。”天知道为什么对蒋瑶这个女人这么好?
 
     蒋瑶听到这里,脸都白了,六个月,到时候孩子都生出来了,“我不要。”
 
     范琳她胳膊上拍了一下说,“瑶瑶,耍什么小孩子脾气呢?章先生这是好意,还不谢谢人家。”
 
     蒋瑶心里有苦说不出,求救目光投向林梅子,林梅子开口对章时年说,“章先生好意我们心领了,但是不是太破费了,瑶瑶也是刚入职员工,这么特殊待遇是不是不太合适?”
 
     章时年双进来后,第一次把目光落她身上,神色淡淡,“林小姐应该明白,我今天不是光作为一个上司过来。”这也是他给林梅子后一次选择。
 
     “我们还是觉得太破费了。无功不受禄,收下这些瑶瑶也会觉得心里不安,是不是,瑶瑶?”结果其实章时年意料之中,林梅子选择蒋家,她不会眼睁睁看着蒋瑶孩子出生,给蒋家带来丑闻。
 
     蒋瑶也连忙应承说,“是啊,是啊,董事长,确实是太破费了,我不需要住院那么长时间,我很就还能回去上班。”
 
     “看来倒是我多此一举了。”章时年还是笑着,但态度已经明显冷淡很多。
 
     范琳连忙补救说,“怎么会,我们谢谢章先生还来不及。”
 
     章时年却已然准备起身告辞,“不管怎么样,人既然已经请来了,我就让她们留这里,蒋小姐用不用都随意。”
 
     于亚青跟着出门,车子开出宁世医院时候,章时年回头看了一眼,他深知不能一味视频事情做文章,这件事情闹大了,伤人伤己,蒋家固然会丢面子,但陈安修名誉一并毁了,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事情,他当然不会做。但是对蒋瑶,有是其他办法。蒋家很会知道他们这个女儿会为他们带来什么。
 
     陈安修事情,楼南和叶景谦多少知道一点,这天回家后,叶景谦把章时年来宁世大概经过告诉他,楼南听得目瞪口呆,竖着拇指,爆了一句粗口,“操,季家老四做事,果然手毒心黑,这是想把蒋小姐逼死吗?半年住院费?他怎么不把坐月子费用和月嫂一并准备好?不过难得他肯为安修亲自走这一趟,也算是有心了。”
 
     叶景谦想了想,很正经地回答说,“他估计蒋小姐没心思坐月子吧。”
 
     这些护工虽然不用贴身陪护,但有她们医院里,蒋瑶根本不可能宁世做引产手术,眼看着肚子一天天变大,如果再拖下去根本就隐瞒不住了,她脾气也跟着一天天暴躁,蒋伟明和蒋轩很少来医院看她,范琳虽然疼女儿,也不喜欢天天待医院这种地方,何况蒋瑶根本不想她这里,所以照顾蒋瑶工作就落到林梅子头上,“梅子姐,你到底找好地方没有啊?这么大个肚子烦死了。”
 
     外面医院里就怕遇见熟人,林梅子后帮她选中了一家私人诊所,说是私人诊所,但是那种很正规,提前做了预约,这天林梅子就和蒋瑶就悄悄从宁世出来了。
 
     私人诊所位于一个小区了,门面很干净,同样和蒋瑶排队引产还有几个女孩子,都比较年轻。等待时间很枯燥,有个性格比较活泼还主动找人聊天。蒋瑶有点烦她,随便打发了她两句,但那个女孩都没有眼色,一直拉着她聊。
 
     蒋瑶排号比较靠后,轮到她时候,不知道手术室出现了什么问题,一个中年女医生突然出来宣布,今天手术不能做了,之后林梅子又预约了几次,都被莫名拒绝了。
 
     就林梅子准备找下一家时候。某著名门户网站以未婚先孕为主题推策划了一个大型专题,因为前段时间有些年轻女孩子将孩子遗弃或者将孩子生厕所里之类热门话题,所以这个专题一出来,就吸引了无数人关注。其中有一些图片就是记者四处暗访拍到真实照片,其中就有蒋瑶一张特写,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差错,蒋瑶这张照片竟然没做任何处理,面容清晰,连她微微凸起小腹都拍得很清楚,这组图片点击量巨大,很就有人下面留言说,第三张图片,那个女人我竟然认识,是我们绿岛市公安局长千金啊,绝对没错啊!!本来这张图片就够显眼了,再配上这么个身份,想让人不注意都难。后面还有人确认,这个确实公安局长女儿。一石激起千层浪,到后这个专题关注点都偏了,从未婚先孕直接偏成公安局长女儿未婚先孕了。
 
     网站是一天后出来道歉,还删除了这张照片,但这样一来,事情反而热闹了,网民们又开始纷纷议论,有个当官爸爸就是好啊,连这种事情都能被这么遮挡过去。这件事一时间竟然成为一个热门话题。
 
     蒋家也是周围人议论纷纷中知道,但那个时候,事情已经无法阻止了,他们家小区门前经常有好事小报记者跟拍,蒋家现所住地方多是政府部门人,因此对蒋家惹出来这种事情尤为厌恶,连市府领导都找蒋伟明谈话,让他注意影响,一时间,蒋家处于一种非常尴尬境地。后来有个网站记者不知道怎么神通广大地找到了蒋瑶前男友王斌,并给他做了一份采访,视频中,王斌声泪俱下地说他多么爱蒋瑶,但他给不了蒋瑶优渥生活,所以蒋家不同意。
 
     主持人就问他,你觉得是什么优渥生活?王斌就说,蒋瑶习惯用什么牌子什么牌子,他曾经攒了两个月工资给蒋瑶买过一瓶香水什么。并希望有天能赚到钱,提供蒋瑶需要一切。
 
     网友唏嘘同时,又有人产生疑问,为什么蒋瑶一个年纪轻轻女孩子会有那么多钱买名牌?到底是她钱,还是她爸爸钱?有人把转载蒋瑶之前照片扒出来,有眼尖网友就认出,蒋瑶腕表是某世界名牌限量版,售价七位数,又有人扒出她戒指,手链,项链,耳环,鞋子等等无一不是大牌,光她这一身,就够她爸爸几十年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