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淑方从年轻时候就知道

作者: admin 分类: 腾讯分分彩登录 发布时间: 2018-09-14 09:58
谅他一下,这个视频毕竟是从你里流出去,你也有错。”
 
     他一说这话,范琳先怒了,“体谅他?他生气就能跑来打瑶瑶一顿,凭什么啊,瑶瑶哪点欠他,瑶瑶拍这个视频有什么错?她还不是为了你这个当哥哥好?说不定陈安修这人对你就有什么不好心思呢,他不是喜欢男人吗?这件事没完,我一定要告他,告到他坐牢。”
 
     这时一旁沉默不出声蒋伟明终于发话了,“行了,都别吵了,这件事瑶瑶有错先,当然陈安修不分青红皂白打人也不对,但这件事闹下去,再把那个视频翻出来,到时候有嘴也解释不清楚,你有没有想想轩轩和梅子,他们两个可都是公职人员,闹下去别人笑话谁?你年纪一大把了,怎么不知道掂量轻重呢?”
 
     范琳也知道他说有道理,但心里咽不下这口气,“那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你好歹现还是绿岛市公安局长呢,堂堂一个公安局长家千金,被一个乡下小子无缘无故揍了一顿,你话都不敢说一句,这样传出去,你这个局长脸上有面子吗?传出去不被人戳着脊梁骨笑话?”范琳见他不说话,再接再厉,“你看瑶瑶被他打成这样,你就一点不心疼?她从小也是咱们捧手心养大,就算有错,你这个当爸爸不能教训,轩轩这个当哥哥不能教训,哪里就轮得到一个陈安修跑来插手?就算不能告他,也把抓进去待一段日子,让人好好教训他一顿,给瑶瑶出这口气,医药费也要他家出。咱家不乎这点钱,但他打了人就必须赔偿。这是理所应当,也不算咱家仗势欺人,为难他。”
 
     “全公司人谁不知道他被我们老板踹了,我们老板去香港都不带他,老板回来,他就得走人了。他有钱赔偿医药费吗?”
 
     即使顾及着章时年,蒋伟明也觉得这件事传出去太难让他做人了,说白了,章时年权势再大,陈安修也就是个上不去台面男情人而已,但蒋瑶可是他亲女儿,想到这些,他和蒋轩说,“轩轩,我们也不让他坐牢,也不用他赔偿医药费,但让他来医院给瑶瑶道个歉,你看这行吗?瑶瑶是有错,但他一个男人出手把瑶瑶打成这样,怎么会错也是大点吧?他只要愿意来一趟,这件事咱就这么过去了。”章时年也不能一点道理不讲吧。
 
     “爸爸,这件事就算了吧,过去就算是过去了,我会和他解释清楚,不用过来再道歉了吧?”
 
     蒋伟明一摆手说,“你先去和陈安修说,他不愿意来再说。”
 
     范琳显然不满意这样处理结果,还抱怨,蒋轩和林梅子退出来,带上房门,“你刚才去哪里了?来时候没看到你。”
 
     林梅子说,“去了医生那里一趟。”
 
     “医生怎么说。”
 
     “都是些皮外伤,没伤到要害。你相信瑶瑶是安修打吗?”
 
     蒋轩叹口气说,“我不想相信,但瑶瑶总不会让别人打他一顿,借此陷害安修吧?我也能理解安修这次为什么这么生气,但事情那个还没弄清楚之前,先把瑶瑶打成这样,他这次确实太冲动了,他以前不是这样。”见林梅子沉默,他又说,“我知道这么说安修,你不高兴。”
 
     “我没不高兴,我只是想这件事该怎么结束,把对大家伤害都减少到小。”
 
     中午其他人都回去了,林梅子一个人留下来陪蒋瑶,“瑶瑶,这个孩子,你决定打掉了?”
 
     “肯定要打掉啊,我又不打算和王斌结婚,留着这个孩子做什么?”蒋瑶理所当然说。
 
     “你那么喜欢章时年吗?你到底喜欢他什么地方?非要嫁给他不可?”
 
     蒋瑶靠着枕头坐病床上,想想说,“什么都喜欢啊,他是我见过完美男人了,有钱,又很帅,还很有男人风度。”
 
     林梅子心想,什么都喜欢和什么都不喜欢,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差别,这是爱吗?是女孩子占有欲作祟吧,看到好东西就理所当然地想占为己有,人也是,蒋瑶为人她太清楚了,以前她买个什么东西,只要让将瑶看到,只要蒋瑶喜欢,就千方百计都非要弄去不可。但章时年又不是一件物品,蒋瑶岂能说要就要。
 
     “梅子姐,孩子事情你一定要帮我瞒着,要不然爸爸肯定会生气。传出去名声也不好听。”
 
     林梅子口气有些冷淡地说,“我知道了。”
 
     蒋瑶没发现他冷淡,或者是说发现了,也不意,她拉着林梅子手说,“梅子姐,你要教教我,怎么做才能讨一个男人喜欢?你看我哥哥这么多年就喜欢你一个,你是怎么做到?”
 
     林梅子想起上午门外听到这母女俩谈话,没来由有些恶心,她几乎是带着恶意问,“你觉得章时年可能喜欢你什么?”
 
     “我很年轻,也够漂亮,家境也算可以,如果陈安修走了,章时年应该会注意到我。”
 
     “瑶瑶,年轻漂亮女孩子很多。”
 
     蒋瑶双手托着脸做可爱状,“这个我也知道啊,但各花入各眼,说不定我就能入他眼呢,你知道感情这种东西是没有道理。”
 
     好一个各花入各眼,林梅子有种想冷笑冲动,但她还是忍住了,柔声劝慰说,“瑶瑶,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把这个孩子打掉,养好自己身体才是重要,这些事以后可以慢慢打算,你还年轻,说不定能遇上比章时年好。”
 
     “应该没有比他好了。”
 
     但这个再好也不是你,林梅子按住额头,她今天怎么了,好像特别容易冲动,“瑶瑶,你先睡会,我下去再给你买点水果。”
 
     “妈已经带了很多过来了,不用再买了。”
 
     “我还是再去买点吧。”再继续坐这里,她怕自己说出一些无法挽回话。
 
     不能告他,不能让他坐牢,连医药费也不能让他赔,但范琳岂能这么甘心放过陈安修,她回家就给林梅子姑姑林淑方打电话,话里有意无意就把陈安修喜欢男人事情透露出去了,附带还隐晦暗示了,陈安修曾经试图勾引过蒋轩,破坏林梅子和蒋轩关系,她知道林淑方多么看重林梅子和蒋轩这门婚事,想借此挑拨林淑方把陈安修喜欢男人事情传出去,先毁了他名声再说。
 
     这门婚事中,林淑方其实没少受范琳气,婚事各种准备中,范琳从来没问过女方家长意见,什么都是她决定了,再来通知他们,但相比较这场婚事带给他们家荣耀和梅子未来幸福生活,范琳做这些好像也不是不能忍受。
 
     对于陈安修喜欢男人这种事情,林淑方也很震惊,她以前一直防着他和梅子旧情复燃,怎么到头来变成他和蒋轩了?林淑方不笨,她并不十分相信范琳话,但这并不妨碍,她背后偷偷地和别人议论这件事,有时候,有些事情根本不需要事实,只要足够奇,能满足人八卦心就够了。
 
     绿岛市这边有个老风俗,就是家里女孩子出嫁,娘家一定要陪嫁十铺十盖,十铺就是十床褥子,十盖就是十床被子,这被子和褥子做起来也有讲究,除了亲妈动手外,还要找些全福中年女人一起做,全福就是公婆,父母,丈夫,儿女都齐全,自己日子也过得不错那种人。当然这种人想凑齐还是比较难,再说现也不像以前那么讲究了,条件也宽了,像陈妈妈这样,上面只是缺了一个公公,已经算是很好了。林淑方找过陈妈妈,但陈妈妈以家里太忙为由给推了,这被子褥子都是一针一线缝,一做就是好几天。林淑方觉得陈妈妈哪里是太忙,分明就是不愿意来帮忙,就因为梅子没嫁给她儿子。
 
     “我现想想啊,幸亏梅子没等他,你说这个陈安修竟然有喜欢男人这个毛病,我家梅子如果嫁过去不是让他们家坑死吗?你说那个林英还好意思给我摆脸色看,我还没骂他们家陈安修骗我们家梅子那么多年呢。”
 
     旁边一起缝被子人就说,“真是没看出来,他家那个壮壮长得多好一个孩子,怎么就沾上这么个毛病呢?”
 
     林淑方又说,“听说这种人心理都有病。”
 
     其他人也是议论纷纷,偏这里面有个人和陈妈妈关系不错,转头就把这件事捅到陈妈妈那里去了。镇子就这么大,没两天肯定很多人都知道了。
 
     陈妈妈听完这些气得全身发抖,陈爸爸就劝她,“别生气了,别生气了,嘴长别人身上……”
 
     “不行,我要去找她算账,我儿子是不是喜欢男人,管她什么事,用得着她背后说三道四?我儿子骗过她侄女什么?骗过人啊?是骗过财啊?壮壮得过她林淑方一分钱好处了?还是占过林梅子一点便宜了?”
 
     陈爸爸拉住她胳膊,“你看你这爆脾气,你这一去吵,本来不知道不也都知道了吗?传出去对壮壮名声有什么好处?”
 
     “我心里气不过啊,幸亏长宁近回美国了,要不然他不也要跟着气死啊。”
 
     陈爸爸给她打蒲扇,“这件事咱们商量一下,怎么去和她说说,让她不要四处乱说。”
 
     “怎么说?林淑方那个人,我从林家岛认识她都五十年了,她什么人我不知道吗?嘴碎,小心眼,自从扒上蒋家,走路都恨不得鼻孔朝天看。”对他们这些平头百姓来说,确实能和公安局长做亲家,放谁家也是求之不得,都足够有炫耀本钱,但她就看不惯林淑方那副扬风炸毛样子。
 
     “妈,你说谁呢?”
 
     陈妈妈脸上飞地抹了一把说,“壮壮,你回来怎么没提前打电话啊,吃饭了吗?”
 
     “还没呢,一下班就赶回来了。”陈安修放下手中东西,公司那边,蒋瑶不,应该不会闹出太大问题,他现反而担心家里这边,他决定这两天待山上看看情况。
 
     “我早上擀油饼,我去给你做个柿子汤,你泡饼吃。”
 
     “别弄了,妈,我随便吃点就行。”他今天实也没什么胃口。
 
     “一会就行,你先去洗个澡,瞧你这身臭汗。”
 
     陈安修抬起胳膊闻闻,笑嘻嘻道,“还行啊,不是很臭。”
 
     陈爸爸笑着催他,“赶紧去,真臭了就不用进屋了。”
 
     “那先去洗澡,妈,一个柿子汤就好。”
 
     陈安修洗澡出来,柿子汤也好了,此外还有一碟炸蜂蛹,这天晚上一切顺利,就是天有些闷热,好像要下场大雨样子。
 
     第二天起床,天阴了些,陈安修和家里人说已经请假了,想休息两天,他爸妈也没说什么。吃过早饭后,他就到镇上了,先去了小饭馆一趟,建材店今天到一批货,他又跟着过来卸货。路上遇到两个相熟街坊,打招呼时候,那两人笑得就有点不自然。
 
     陈妈妈查看着进货胆子,不停地拿蒲扇扇扇风说,“都入秋了,怎么还这么热?天阴成这样,人胸口也跟着闷闷。”
 
     陈爸爸看他一眼,自己这媳妇儿一起三十年了,他能不知道她那脾气吗?什么天气不好,胸口闷都是假,她就是因为林淑方那事,憋气憋。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偏偏当着壮壮面还不好发作。
 
     “陈二哥,老远看你们今天进货,想起来了,前两天说那个深棕色油漆到了吗?”林淑方笑着过来。
 
     陈爸爸心想真是越不待见谁,谁越来,梅子要出嫁,林淑方要把家里门重油漆一遍,前两天问过深棕色油漆,正好断货了。
 
     陈妈妈屋里听到她声音,摇着蒲扇往门口一站,冷冰冰地撂下两个字,“没有。”
 
     “大姐,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跟谁生气呢?”林淑方和陈妈妈打小是邻居,结婚后,林淑方还按照当年称呼喊陈妈妈。
 
     陈妈妈脸色依旧不好看说,“没和谁生气,就昨天晚上,院子不知道哪里飞来一只碎嘴家雀,叽叽喳喳叫了一晚上,叫人心烦,尾巴上长了几根毛就以为自己是凤凰,真是没有一点自知之明。”
 
     林淑方知道陈妈妈可能听说了些什么,但背后传人坏话到底还是有一点心虚,她此时也就装作没听出来陈妈妈嘴里讽刺,转头去问陈爸爸,“大姐看来真没睡好,脾气挺大,二哥啊,那深棕色油漆,什么时候能到啊?”
 
     “以后就不进这货了,你去别家买吧。”这话也是陈妈妈说。
 
     “那实不行,换个其他颜色也行。”秋里镇上就这一家建材店,要去市里建材市场,很远,为了一桶油漆,实不值当。
 
     “你想买话,什么颜色都没有。”陈妈妈就把这话撂这里了。
 
     陈妈妈这样,林淑方就是脾气再好也按耐不住了,“大姐,你这阴一句阳一句,我是怎么招惹你了?”
 
     “你自己做过些什么,你不知道吗?你说那些话,心里就没有一点羞愧吗?壮壮怎么也叫你一声婶子,他哪里对不起你了,还是对不起梅子了?让你人背后这么编排他?你怎么就还好意思往我们家门口走呢?我要是你,我就绕着走。背后说了那样话,我肯定没脸见人家啊。”
 
     陈妈妈嘴巴厉害,林淑方从年轻时候就知道,所以陈安修这件事,她只敢背后说说,哪里知道这么就传到她耳朵里了,“大姐,你这是听谁说?”
 
     “我听谁说不要紧,你做没做过,你心里有数。以后,你也别上我家门,你家东西,你放心,我指定不去买。路上见到你你别大姐常大姐短叫我,从今以后,我只当不认识你。”谁少谁还不能活了。
 
     陈爸爸看街坊邻居探头探脑很多,就拉拉陈妈妈说,“壮壮妈,别说了。大家都看着呢。”
 
     陈妈妈一拽胳膊说,“看见怎么了?我光明正大说,我又没背后说人习惯。”
 
     陈妈妈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林淑方再装就不像了,她笑得冷扑扑,“我就是背后说了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了吗?你家壮壮不是喜欢男人吗?”
 
     “我家壮壮就是喜欢男人怎么了?碍着哪条法律了?你管得着吗?我这做妈还没说话,哪里轮得着你管?”
 
     陈爸爸又拉他,“你知道自己说什么啊?这么多人呢?”
 
     “怕什么?与其让人背后议论,不如光明正大说出来。”
 
     林淑方被她逼得火大了,失去理智,开口就说,“我是管不了你家陈安修,那你管住他别去勾搭蒋轩啊。”
 
     陈妈妈心里就是一愣,怎么就和蒋轩扯上关系了。
 
     陈安修卸完货从院子里过来,肩膀上毛巾还没解下来,刚踏进屋里想喝口水,正好听到这一句,当下就问道,“婶子,你说什么?”
 
     林淑方不是范琳,她对陈安修有防备,但对一个晚辈也不至于到恨地步,现被陈安修听见就有些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