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我们是不是弄清楚再说

作者: admin 分类: 腾讯分分彩登录 发布时间: 2018-09-14 09:58
查不出真相,你死了也白死。”
 
     “你敢,我爸爸不会放过你。”蒋瑶嘴唇哆嗦着,她这次真害怕了,因为她陈安修眼中真看到了那些黑暗东西。很吓人,正常人根本就是再狠,也不会有这样眼神。
 
     “你爸爸就是不会放过我,也是你死之后事情了,对你来说,一点用都没有,说,你用什么录?视频现哪里?我可以再说仔细一点,就是那天你哥房里视频。”
 
     蒋瑶还想抵赖,“我都说了不知道,你怎么就认定是我录,当时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陈安修嗤笑,“你这意思是想说,那是梅子录吗?她录这个视频有什么好处?想诬陷我,还是想诬陷蒋轩?”
 
     蒋瑶咬紧牙关不说话,她知道这个道理讲不通,她心虚眼神几次扫过自己制服口袋,陈安修了然,两根手指探进去,夹出那部薄薄手机,确认视频确实这里,拔出卡,这部价格不菲手机就蒋瑶眼皮子底下,墙上爆裂开,落地上摔个粉碎,手机蹦飞残片甚至她脸上划了一道小小很浅血痕,但这也足以让她崩溃了,她从小被周围人娇惯着,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她尖叫着大声哭。
 
     陈安修对女孩子一向还算怜惜,但不包括已经成功挑战他底线蒋瑶,“还有一个问题,你修改过视频哪里?”还知道给自己哥哥留点脸面吗?
 
     现蒋瑶不敢不回答了,她抽抽搭搭哭,“王斌那里。视频是他上传。”
 
     “王斌是谁?现哪里?”
 
     “是我以前男朋友,现君雅做销售。”
 
     陈安修料定她现也不敢撒谎了,把人放开,“擦擦脸上泪,哭太难看了。”
 
     蒋瑶掏出口袋里纸巾草草脸上擦了两下。
 
     陈安修拉着她往停车地方走去,蒋瑶还要大喊,陈安修她颈后敲了一记,蒋瑶软到,任他扶着上了车。
 
     陈安修把她放后座,直接开车去了君雅,现酒店里很多人都知道他高升了,现是董事长助理,看他出现办公区也没人怀疑什么,他经过工程部时候,周远他们看到了,还拉他进去玩,“今天有点事,你们认识销售部王斌吗?”
 
     周远抱着一个喝水杯子说,“王斌?认识啊,刚才还看到他员工餐厅吃饭呢。陈哥,你找他?我去帮你叫。”
 
     “我和你一起过去,事情很急。”
 
     “那行啊,走吧,陈哥。“两人把杯子交给别人,领着陈安修往员工餐厅走,路上又说,“陈哥,我就知道你能行,当初王建逼走你,你看现你多好,开了饭馆不说,现还是董事长助理了,王建现是走了,如果没走,他也要吓得辞职了……”
 
     到餐厅门口时候,陈安修拍拍他肩膀,打断他,“有空来山上玩,你表哥表嫂都,别客气,王斌是哪个?”
 
     周远指着柱子边,穿西装一个中等个头男人说,“就是他,那个就是王斌。”
 
     王斌还没发现陈安修,等陈安修走到他桌边站下时候,他才抬头,一看这人相貌,他心里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他也不想做那种事情,但耐不住蒋瑶磨,后还是帮她给蒋轩部分打了马赛克,又把蒋瑶声音做了处理,他是学计算机专业,这些事情对他来说并不难,现一看陈安修来势不善样子,他下意识就想寻找帮手,但员工餐厅里很多人都是认识陈安修,纷纷出声打招呼,他是今年入职,显然没这人缘。
 
     陈安修手看似随意地搭他肩膀说,“王斌是吧?你应该知道我找你什么事。”
 
     王斌被陈安修捏身上一阵阵冒冷汗,咬着牙站起来,陈安修和周远他们告别,带着王斌上车。
 
     “瑶瑶,你怎么了?”王斌一看到昏倒后车座蒋瑶就抱着她喊,陈安修下手并不算很重,蒋瑶被他抱着晃来晃去,很就醒了,看到是王斌,就趴他怀里哭,“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你知道她爸爸是谁吗?你竟然敢这么对她?”
 
     “我怎么对她都不管你事情,你充其量就是个被踹掉前男友,别这里装深情,不够恶心人。”陈安修以前说话做事愿意给人留三分余地,并不表示他不会反击。
 
     王斌被他一阵见血地戳重要害,脸上阵红阵白,但又找不到话反驳陈安修话。
 
     陈安修王斌电脑上找到修改过视频,再三确认过没有别备份,他把主机硬盘一起拆走了。王斌理亏先,敢怒不敢言,只能站一边眼睁睁地看着他做这一切。至于蒋瑶现不敢出声了。
 
     陈安修临走之前,又回头说了一句,“瑶瑶,别这么激动,孕妇情绪起伏过大,容易伤胎。”
 
     两人错愕,惊讶目光下,陈安修扬长而去。
 
     做完这一切,陈安修才终于放心,他驱车到海边,趴方向盘上休息了一会,他动了蒋瑶,后面会有接连不断麻烦,他很清楚。
 
     他摸出口袋里手机,开机,第一通电话是章时年打过来,只说了五个字,“我马上回来。”
 
     第二通是蒋轩打过来,“安修,瑶瑶到底做错了什么事,你要对一个小女孩动手?”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早吧?
 
93
 
    蒋轩这句话里偏袒谁都听得出来,陈安修刚压下去那点火气蹭地又窜上来了但他想到依蒋瑶为人必然不会事情真相说给她哥哥听所以他勉强压住心里怒火,把事情前因后果电话里讲了一遍。
 
     “……事情就是这样。”
 
     电话那边蒋轩也是大为震惊“瑶瑶竟然做出这样事情?!她这次实是太过分了。”他虽然心里也是无法全然接受安修喜欢男人事实,但瑶瑶这种污蔑人名誉事情实够恶劣,她怎么想出来还拉着自己亲哥哥下水。
 
     但毕竟是自己亲妹妹蒋轩放低语气说“安修我知道瑶瑶这次犯了大错换成谁也无法轻易原谅她但她现也住院了,伤得还不轻,当然我没有怪你意思,你也算是她哥哥,她既然敢做出这种事情,你这个做哥哥教训一顿是应该。我这里代她给你道歉。”
 
     “我没有动她,我是说你妹妹,蒋瑶,我只是从她那里拿回了视频。”
 
     蒋轩很犹疑,“可是瑶瑶现重伤医院里呢。”他妈妈打电话过来哭不行,梅子现也医院里陪着。
 
     陈安修心里无可抑制地泛起一丝悲凉,他和蒋轩认识时候,他们都是十二三岁年纪,十五六年兄弟情谊,蒋轩不相信不仅是他话,还有他为人,就算蒋瑶做出这么下作事情,但他真会动手把一个女孩子打成重伤入院吗?何况他和蒋瑶之间,还有蒋轩和林梅子。
 
     明显感觉到这边异常沉默,蒋轩也觉得自己话有不妥,试图补救说,“安修,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瑶瑶现是医院是事实,我想这中间可能是有什么误会,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解释。”
 
     “我理解,蒋瑶是你妹妹。你先去看看她吧。”蒋轩说相信他,梅子也说相信他,他们相信就是一个打电话开口就是质问,一个转身就走。亲人和朋友,孰轻孰重,勉强他们相信自己,确实是有点为难人了。
 
     蒋轩讪讪地说,“那好,你忙,我们改天再聚。”
 
     林梅子坐病床边上削苹果,然后看蒋瑶哭天抹泪地和她妈妈说,陈安修是怎么打她,“……他摔了我手机,还想掐死我,拼命地扇我耳光。”
 
     蒋瑶拉开衣领,露出脖子到锁骨那一截,林梅子看了一眼,除了有些发红,也看不出什么伤痕,反倒是脸上比较惨一点,像是被人扇了几耳光,唇色也泛白,看起来真是挺憔悴样子,耳光,她不知道谁打,但应该不至于是安修,安修有时候看着是鲁莽点,但从小到大,她没见过他动过女孩子一根手指头,至于憔悴,这个她很清楚,那是因为就刚才,蒋瑶肚子里三个月孩子差点小产。
 
     “还有没有天理和法律了?他凭什么这么打你?他有什么资格打?他一个大男人对你一个弱小女孩子动手,还打成这样,他还要不要脸啊?”范琳抱着蒋瑶哭了一场,又把枪头对准林梅子,“我早就和你们说过,陈安修那种人,小门小户出来乡下人,没上过学,没正经工作,还部队里和一帮兵痞子混一起七八年,这种人能有什么出息,你们如果早和他断了联系,瑶瑶能有今天吗?可是你和轩轩就是不听,还把他当好朋友,你们把他当好朋友,他把你们当好朋友了吗?他弟弟出事,上门来求人时候,当你们是好朋友,他打瑶瑶时候,怎么不想想你们是好朋友呢。”
 
     林梅子连忙安抚她说,“姨,这件事……”
 
     林妹纸话还没说完,就被蒋瑶插嘴打断,抱住范琳胳膊说,“妈,这件事你别怪梅子姐,梅子姐以前也不知道陈安修是这种人啊,我以前还不是一口一个陈哥叫着,拿他当哥哥一样,谁知道他会这样突然发神经,这次如果不是梅子姐赶来送我来医院,我还不知道怎么着呢。”
 
     “瑶瑶,你别怕,这件事我们一定会追究到底,我已经给你哥哥和你爸爸打电话了,这次我们一定要告他,一定要告到他坐牢。”一想到平日里自己宝贝都来不及女儿就她眼皮子底下被人打成这样,她火气就不往一处冒。
 
     “姨,你先冷静一下,这件事我们是不是弄清楚再说,安修他不会无缘无故……”
 
     蒋瑶再次打断他,楚楚可怜又很贴心地说,“梅子姐,我知道你重情义,我也不要求你一定要站我这边,只希望你什么都不要插手行吗?”
 
     范琳看林梅子一眼,“梅子马上就是你嫂子了,她不站你这小姑子这边,还能站哪边,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外人欺负自家人吧。”
 
     “那是自然。”林梅子把削好苹果切成小块,插上牙签说,“姨,瑶瑶,你们先吃点苹果,我再去医生那里一趟。”
 
     范琳把苹果接过来,放蒋瑶手边,叮嘱林梅子说,“和他们说,咱们要好医生,瑶瑶现年纪轻轻,可别因此落下什么病根。”
 
     林梅子点点头说,“好,姨,我先出去了。”她有些狼狈地走到门外,扶着墙站了会,就听范琳里面说,“看她刚才那不情愿劲儿,估计还没忘记那老情人呢,乡下人就是什么时候也上不去台面,如果不是你哥哥死活要喜欢她,她看着也算懂事,我是怎么也不会让她进门,凭你哥哥条件,什么样子姑娘找不到?哪里轮得到她?”
 
     后面是蒋瑶笑声,“妈,她这些年也算是孝顺本分了,对你和爸爸不是一直都恭恭敬敬,家境是差点,但以后知道感恩孝顺你们就行了。”
 
     “那是还没进门,当然要巴结着点,把你爸爸和你哥哥哄得那个团团转啊,这不没结婚呢,你爸爸就说,要把市区那套商品房转到他们名下呢,结婚以后还不定怎么着呢,像她这种从小没爸没妈女孩子,心眼多了,要不然当年能那么就甩掉陈安修,扒上你哥哥,说不定早就瞅上你哥哥,就差个时机呢,你这个傻丫头,也别和她太交心了,她要哄你这种没心眼丫头,跟玩儿一样。”
 
     “我知道,妈。”
 
     后面她们再说什么,林梅子已经没心思听了,她脚步不稳地跑到电梯那里,一直下到一楼,宁世医院绿化很好,住院楼后面有个很大花园,她假山后面长椅坐下,旁边两棵高大龙爪槐,长长枝叶一直垂到地上,她坐这里,旁边经过人都看不到她。她蜷缩着身体,把脸埋双手里,那是她未来婆婆,那是她未来小姑子,那就是她未来要面对亲人,那是她自己选择路。她知道那天自己行为伤了安修,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做,为什么转身就跑?为什么跑到停云寺后面那处只有她和安修知道小山坡?她到底期待什么?她和蒋轩一起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周围人羡慕一对,为什么离着婚期越来越近,她反而迟疑了呢?谁来告诉她,她选择是正确吗?她这辈子是不是要这样过下去?
 
     林梅子翻出那个存了很久,但几乎没打过电话,拨过去,响了几声后,一个中年妇女声音传过来,“喂,喂,哪一位?怎么不说话呢,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