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他能做只能是等现他能做只能是等

作者: admin 分类: 腾讯分分彩登录 发布时间: 2018-09-14 09:57
么艰难?”
 
     陈安修很平静地说,“现已经晚了,蒋轩,我回不了头了。所以,你还是祝福我吧。就像我祝福你和梅子一样。”
 
     “安修,我现终于确定你真不爱梅子了。”
 
     陈安修和他碰杯,“你早就该确定。不过结婚前,都不算晚。”
 
     “今天终于都说清楚了,今晚咱们兄弟俩喝个痛。反正明天是星期天不上班。”
 
     “好。”
 
     两个人那天晚上喝了很多酒,后来两个人都喝醉了,也不知道怎么上床睡着,陈安修是被一道尖利女声惊醒,“啊……你们怎么能做出这种事?”他扶着额头醒来,蒋轩就睡他旁边,两个人都没穿上衣,但被子底下裤子是完整。门口站着人是蒋瑶,蒋瑶后面刚进门是林梅子,她手里早餐袋子掉地上了,稀落落粥水撒了一地。陈安修一看到她,她一转身就捂着脸跑出去了。
 
     “陈安修,你不要脸,你喜欢男人就去喜欢男人,干嘛勾引我哥,你不知道我哥和梅子姐马上就要结婚了吗?”
 
     陈安修也被他不分青红白态度惹火了,摇摇晃晃地从床上下来,掀开被子说,“闭嘴,蒋瑶,你看清楚,我和蒋轩什么事情都没有。我就算喜欢男人,也不会随便找个男人就上床。”
 
     蒋瑶自己心虚,就觉得陈安修这句话是讽刺啊,心里就恨他。
 
     蒋轩醉地比他还厉害,这动静了还没醒来,陈安修忍着宿醉头痛,客厅里找到两人揉成一团上衣,记不太清楚了,好像是两人酒喝多了,上衣都湿了,就脱下来扔到一边了。
 
     陈安修给林梅子打电话,对方没人接听,他回家趴床上很就睡着了,醒来时候都下午了,她打开手机一看,里面全是蒋轩电话。
 
     他回拨,“蒋轩?”
 
     蒋轩声音很急,“安修,梅子不见了,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陈安修下楼到厨房里倒一杯白开水喝,闻言问道,“梅子不见了?”
 
     蒋轩有些不自地说,“我听瑶瑶说,梅子好像误会我们昨天晚上有什么。”陈安修没说话,蒋轩怕他误会,赶紧又说,“我知道我们什么事都没有,就是瑶瑶瞎咋呼。”
 
     “我事情梅子也知道?”
 
     蒋轩电话那边应了一声,他没说是梅子告诉他,“你觉得她可能什么地方?”
 
     “你现什么地方?”
 
     “家,我想看看梅子回来没有,我想她不是那么任性人,应该不会让我着急,结果好像没回来。”
 
     锅子里扣着方婶做蛋饼和白粥,陈安修卷了一张蛋饼,想想说,“你小区门口等我,我很就过去。”
 
     车上时候,蒋轩问陈安修,“你确定梅子会那里吗?”
 
     陈安修头还有点疼,他闭着眼睛靠椅背上说,“我不确定,先去看看。”
 
     两人驱车上山,果然停云寺后面小山坡上找到林梅子,她一个人坐那棵高大刺楸旁边。蒋轩过去了,陈安修山坡顶上就停住了脚步。
 
     停云寺后面这个小山坡非常荒凉,庄稼和树木都这里都长不起来,地上就有一些艾草,山坡下面低地方,夏天雨水多了,会形成一个小小湖泊,那棵刺楸就生长小湖边,以前梅子不开心时候,他就陪着来这里坐坐。这算是两个人之间秘密,不过今天不是了,所谓秘密就是只有两个人知道事情,知道人多了也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两个人不知道说什么,陈安修这个位置,他也听不到,他躺草地上看天上云,每次来这里,都感觉这里云特别多,不知道这是不是停云寺由来。
 
     “安修。”林梅子先过来。
 
     陈安修吐掉嘴里草根,从草地上一跃而起,“蒋轩解释清楚了?”
 
     “恩。”林梅子轻轻应了声。
 
     “那就好,你们都结婚了,别因为我产生什么隔阂。如果没事,我就先走了。”停云寺就秋里镇北边,离家很近。
 
     “安修,我没有不相信你们,我当时只是脑子一下子就乱了。”她当时听蒋瑶喊了那么一嗓子,有了先入为主想法,又看到两人睡一张床上。
 
     “没事,我理解。一场误会,解释清楚了就好。”陈安修笑,还是少年时清亮眉眼,但林梅子没有一刻比现清楚认识到,她和安修之间真成为过去了,她爸爸去世后,妈妈再嫁,继父不喜欢她,她后来跟着姑姑生活,姑姑虽然也疼她,但毕竟不是亲生,中间总有些隔阂,寄人篱下日子总不会那么顺遂,以前她伤心难受时候,安修总会陪她来这里坐坐。看到陈安修大步离开挺拔背影,她知道这个男人正一步步地走出她生命,再也不会回头了。属于林梅子那个陈安修,这次真没有了。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蒋轩从后面拥住她。
 
     林梅子回头笑地很甜蜜,“我想结婚那天,该穿哪套婚纱,今天婚纱店里还给我打电话了。”
 
     “我陪你一起去看看,帮你挑一件美。”
 
     “好啊。”
 
     陈安修以为这件事就此为止,算是告一段落了,晚上视频,吨吨不停夸章时年送给他那匹小马多么漂亮,还说大爸爸答应帮他带回绿岛,他说多了,连陈安修也莫名期待起来。
 
     周一一上班,陈安修就发现办公室里很不对劲,每个人看他目光都怪怪,他转头去看,大家就装作若无其事,他一转身,后面议论声就响起来,连于亚青都是欲言又止。
 
     “于秘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于亚青表情复杂地看他一眼,说,“陈助理,你去开电脑,我把地址发给你。”
 
     于亚青发一小段视频地址,十来秒视频,内容只有两个男人睡同一张床上,背景墙上贴着大红喜字,右边那个男人脸被完全挡住了,看不到任何相貌,左边那个,赫然是陈安修。
 
     视频后是一个女人尖叫,“啊……你们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
 
     标题很长,很耸动,不要脸男人勾引别人婚老公,被婚妻子抓奸床。
 
     作者有话要说:周末拼了一回,我迄今为止肥美一次了。
 
92<>
 
    陈安修看完这些,只觉脑袋嗡地炸开来了但他很咬咬牙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现不是要追究是谁做而是怎么把这段视频从网上删除,越越好,事情拖延久了,视频广泛传播,到时候有嘴也说不清了而有政府部门或者军方介入无疑是尤其是军方。
 
     恰这时秦明峻电话打过来,“安修下班后……”
 
     陈安修握住话筒手都发抖他哑声说,“大队长,你能不能帮我个忙?”他无意与秦明峻走近,但并不表示,他对秦明峻背景一点都没有察觉,一个小小团级军官,可配不去那样好车。也不会有那个级别朋友,秦明峻上次请他喝酒时候,见几个朋友,他纪明承那里早就见过。
 
     秦明峻简洁果断地开口,“你说。”
 
     “帮我找人把网上一段视频删了。”
 
     “给我地址。”
 
     陈安修把地址发给他。
 
     那头秦明峻估计是打开了地址,因为陈安修电话这边听到了那一声刺耳尖叫,“你等等,我找人搞定,不是大问题。”
 
     “谢谢,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与此同时,门外,于亚青也放下电话,她希望自己这次没有做错,她电话是打给je,虽然公司里都风传陈安修已经失宠,不日就要离职消息,但以她工作多年,阅人无数经验来看,恐怕老板和陈安修之间并没有那么简单。如果她赌对了,她职场生涯将会再上一个台阶,如果输了,多还回去当部门秘书,这次就当是做次好人好事了,毕竟收过陈安修那么多花呢。
 
     陈安修两眼盯着手机,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仅仅是过了五分钟而已,他却觉得已经有半辈子那么漫长了,他神经质地抓起电话,就拨章时年号,又是接不通。他们两个人之见总是这么阴差阳错。他不害怕被人骂,大不了带着吨吨离开绿岛,找个没人认识地方重开始,天地这么大,还怕没有能让他立足地方吗?可是他父母,他亲人都是世世代代生活这里,他们不能走,因为自己让他们蒙受屈辱,他一辈子良心不安,特别是父母现年纪大了,晴晴和望望也到了谈对象年纪,怎么受得住这样流言。
 
     陈安修想了很多,但此刻,他什么都做不了,这不是真刀真枪战场,他击退了敌人就是胜利,他现是空有一身武力,他就是现把蒋瑶抓过来杀了,也不能立刻停止那份视频传播。这就是现实,让人无力现实。现他能做只能是等,等秦明峻消息。
 
     时间此刻陈安修面前已经失去了所有意义,太漫长了,漫长到他开始怀疑时间早已经停滞了,中间于亚青进来一次,看他站窗边,气质冷冽,整个人像一把即将出鞘利剑,她有些心惊,她没见过这样陈安修,她印象中这个青年,还有一些他这个年纪很少见大男孩特质,清爽,阳光。面对公司留言,面对蒋瑶刻意接近,他又表现出了男人大气和宽容一面。换做一般人也该知难而退了,但总还有些拎不清自己轻重,比如蒋瑶,“陈助理,喝杯咖啡吧,事情或许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
 
     陈安修动动嘴角说,“谢谢。”咖啡还没入口,秦明峻电话响起来,开头只有一句话,“事情解决了,安修。”
 
     陈安修闭闭眼睛,又睁开,短短半个小时,他像坐了一次过山车,从高处跌到谷底,现终于又回到了平地,“谢谢。”
 
     “不是我做。”背后人物比他能量大太多,如果他没猜错,是章时年,那人温雅无害外表下,手腕比传说中可雷厉风行多了。
 
     “不管怎么说,都谢谢你。”
 
     秦明峻深知现不是说话好时机,就说了两句简短,“视频上传时间并不长,点击不高,造成影响应该有限,你不要太着急。”
 
     “恩,我知道了。”陈安修垂下眼睛,不管影响有多大,蒋瑶能做出这种事情,就无法原谅了。
 
     “陈助理,那咖啡……”于亚青看陈安修一口喝,她嘴巴都跟着泛苦,这杯咖啡是她为了给他提神,特意煮很浓黑咖啡。
 
     陈安修把咖啡杯还给她,“我没事了,谢谢你咖啡。”
 
     于亚青点点头说,“那我先出去了,有事叫我。”她回到自己办公桌上就接到其他秘书打来电话,“于姐,视频被删除了,我们刚才搜索,网上再也找不到了,好速度,从我们看到视频到现被删除,前后没有一个小时时间吧?”
 
     “好了,盈盈,这件事到此为止,你和其他人说说,也别到处传了。”
 
     那个叫盈盈女孩又问了一句,“于姐,你说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